支葵

产出多狗血 偶尔写点正经的

叶翔 周翔 | 架空特种部队paro


•起不出名字
•放荡不羁叶or霸道总裁楷已上线
•纯的 3p






01

训练结束了。

哨声停止,一群被操练的满身臭汗叫苦连天的汉子纷纷长出一口气,伴着此起彼伏的骂娘声从地上爬起来。

孙翔深呼了几口热气,撑着胳膊肘起身,摇摇欲坠地伸手把迷彩背心撩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他肤色被晒成了微微的蜜色,腰线流畅性感,几道擦破微红的疤痕,淌着汗液的腹肌和后腰处清晰的腰窝性感的令人血脉贲张。

孙翔没注意到有人在偷瞄他。


他把眯了眼睛的汗水擦干净,拖着步子走到挂着训练服外套的铁架边,翻了半天,没找到做了标记的自己那件。

“嘿!”杜明躲在身后猛拍了他一巴掌:“干嘛呢?”

“——靠!”孙翔被惊了一跳,转身踹他一脚:“你不知道手劲儿啊?老子衣服找不到了!”

“啥啊。”杜明凑过来帮他在剩下那几件里翻了翻,正拿着一个瞧呢,过来一人伸手从他手里拽走了,杜明“卧槽”一声要转头骂,被孙翔拽了回来:“别瞎翻,我找过了,我那件有标记的。”

“要不找不到就算了吧,重新领一件去。”杜明劝他:“反正你那件也破的差不多了,咱先去吃饭行吗?晚了就没了。”

孙翔轻轻踹他一脚:“就他妈知道吃饭!”叹气道:“也只能这样了,走吧。”

杜明哎了一声,追了上去。


等两人从一群饿鬼中突出重围后,摸着填饱的肚子,拖着累瘫了的两条腿,杜明还得去教导员那一趟,孙翔等着下午的训练,磨磨蹭蹭地回了宿舍准备先补补觉。

他室友叫方锐,孙翔一进门就看见这人在那对着墙上的镜子拨弄头发,臭美的不行。

“回来了?”方锐没回头,瞪着眼睛观察那点寸头:“我操,你这一身汗味。”

方锐不是孙翔那种武力型,他是以机关布置作为特殊才能进来的,不需要成天特训,早上跟着做完基础训练就完事了。

孙翔懒得理他,嗯了一声把自己摔到床上去了。

他一看方锐这样儿,就知道这哥们得是又要去搞‘朋友’,作为一个大龄omega,一进基地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勾搭对象,半个月换了三个,也是简直了。

不知道今天是哪个。孙翔搭了句话:“你去哪儿啊?”

方锐答:“去找老林!就那个通讯处的。”

孙翔皱眉:“……你怎么连这都认识?听说他才来几天啊?”

方锐敷衍他:“哎呀反正就那样熟了呗,你睡着啊我走了拜拜!”说完关门走人了。

孙翔撇撇嘴,转身睡午觉了。

-

来了基地一个半月,孙翔只混熟了一个杜明,平时也没什么活动。

其实倒不是没人理他。

性格决定命运,他那张傲气十足的脸往那一摆,有几个会当面跟他搭话?

实际上孙翔到这个特训基地不到三天,就在一群大老爷们儿里出了整整三回名。


第一回是通过选拔和审查的新人陆陆续续进基地的那天。

孙翔是被他爷爷当年的警卫兵,打小看他长大的叔叔送进来的。

他前晚上跟发小告别,几个人玩嗨了,晕晕乎乎睡到了别人家里,第二天一早被赶过来的人直接拽上了车。

明晃晃的军牌车一进大门就迎来了此起彼伏的立正敬礼首长好,等车停下,车门打开后,从里面跳下来个孙翔。

——那一身打扮,简直了,短款棒球服外套,露脚踝的紧身裤,名牌运动鞋,背个休闲包,墨镜固定在凌乱的额发上面,那个脸,长得跟偶像明星似的,太阳一照过来,右耳上的单边钻石耳钉就明晃晃的闪,还有个男人跟着下了车,从后备箱帮他拎下来个行李箱。

几个扛着行李从大巴上跳下来的汉子都纷纷互相眼神示意:这特么哪来的傻逼二代?

男人把包递给他:“小翔,在这好好待着,有什么不适应的你也要努力适应,知道吗?”

“行了李叔,回去吧啊。”孙翔不乐意唠叨,晃晃男人的肩膀:“跟我妈说我没问题没问题,放心!”

男人笑着摸摸他的头:“都长成大孩子了。”

孙翔撇嘴:“早就是了。”

男人好笑的揉了揉他的脸,有点不舍得似的,冲他挥挥手:“行,那我回去了!”

旁边站岗的哥们表面面无表情,内心疯狂吐槽,冲被孙翔称为李叔的男人一敬礼:“首长走好!”

等孙翔提着箱子走了,一众围观人员纷纷开始悄悄传播着这新来的没断奶的奇葩。

这个特殊训练基地跟正规军营有很大不同,进来的都是各方面的能人,凭本事上来的草根很多,孙翔这种派头的反倒没见过几个,而且相对来说规矩比较松,于是兵痞子盛行。

孙翔年纪小,又外貌出众。一亮相这一身惹人不顺眼的矫情大少爷做派,再加上这个装逼满满随时能去拍杂志封面的打扮,在一群满身腱子肉的糙汉里,画风简直,异常不和谐。

就这样,进营第一天,他无形中就让很多人看不顺眼了。


第二次出名是开始集训的当晚,新人进行水平测试。孙翔刚迈步上场就听见底下两个教官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议论:“呦!这位啊!”“据说才刚成年,嫩的搞笑啊。”“他这是怎么进来的?”一些人也在下面跟着起哄偷笑。

孙翔冷笑一声,戴好护腕,冲底下抬抬下巴。

接下来的贴身搏斗车轮战,孙翔一个人放倒了将近半个班。

全场哗然。



第三次出名,是他的性别。

不管外貌再出众,谁也没想到。

孙翔竟然是个omega。

几个新人被扔去收拾大家登记的基本资料,好奇心促使随手翻着看了几张,这一翻就不得了了,清晰的字体刺激着他的眼睛。

姓名:孙翔 性别:男 omega

一群人都炸锅了——当然是在这个小霸王看不见的地方。

当天孙翔收到了不下十个人的求爱。

对alpha来说,omega这个名词会激起他们天性上对其的求偶欲与占有欲。况且军营,还是特种部队,这种十个里面有八个是A的地儿。

孙翔条件好,年纪小长得好看天赋异禀,除了性格太傲,一下子因为性别的转换成了个香饽饽。

孙翔懵逼脸,然后把其中一位拎到众人面前揍了个鼻青脸肿。

“你们听好了,谁再打我的主意,谁就是这个下场。”他恶狠狠的盯着一群饿狼:“老子是有主儿的人。”

——于是这之后,孙翔成功完成了没朋友的同时,连追求者都不敢正大光明打他主意的成就,目前为止,只除了一个人。


-


“你们那个队长还没放弃啊?”下午训练结束,杜明看着孙翔包里莫名出现的牛肉干惊叹:“我靠,他被你揍了几回了?”

“没揍成功。”孙翔黑脸:“这人挺能打的。”

杜明做了个表示惊讶的口型,默默拆开那包牛肉干揪出一根塞进嘴里,突然唔了一声:“对了,不说这个了,咱们明天要换教官你知道不?”

孙翔不解:“干嘛要换?”

杜明解释道:“不是换,是暂代,其实我听教导员说,就是上面对咱们这一届的训练水平不太满意,找了个有手段的来搞特训,听人说下午在看隔壁那队操练,这会儿应该还在后营地呢。”他缩缩脖子:“真特么魔鬼营,我都快被操死了。”

孙翔眨眨眼睛,突然猛的一拍水泥地,转过头来紧盯着杜明,眼睛亮的发光。

杜明被吓了一跳:“干嘛这个眼神儿?”

“我知道是谁了!”孙翔莫名其妙笑的一脸灿烂:“不会是他吧!”

杜明一头雾水哭笑不得:“谁啊哥?”

孙翔不答,抿着嘴兴奋的坐立不安,过了会突然站起来:“你在这先坐着吧,我去找个人。”

“哎不是,你找谁啊?”

孙翔被问烦了:“你别管,我走了啊。”说完就转头跑了,那速度,丝毫看不出来刚才还累的腿软。

杜明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能不掺和那就怪了,往嘴里塞了一把牛肉干,随后就跟了上去。

孙翔跑的太快,眨眼就不见影了,杜明呼哧呼哧的,等追上去,孙翔已经站在后营地了,正站在原地看着某个方向。

夕阳西下,营地里人不多,除了路过巡逻的一个小队,都是还在给自己加训的成员们,只有矮墙边上半蹲半坐着个男人,穿着挺拓的作战服,却一身落拓懒散的姿势,与其他人抬头挺胸的形象对比鲜明,这人仿佛有一种周身自带的气场,让人不得不注意到他。

杜明跑到孙翔边上,正准备问到底来搞什么,就看孙翔对他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随后这位从来不把任何人放眼里,看人都拿余光看的朋友,站着不动,津津有味的站在原地盯着一个角度看了半晌,杜明眼神随着他飘过去,正是那个背对着他们的男人。


数分钟后,杜明已经坐在地下歇脚了。孙翔终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训练服,向前几步站定在那个蹲在训练器械边的男人背后,拍拍他的肩:“喂。”

那人不明所以地抬头看孙翔,嘴里叼着的烟还吊了半截明灭的灰,杜明皱眉盯着这边,边上有几个人早注意到了孙翔这个出名人物,也瞧着这一幕。

孙翔背对着他们,表情看不清,只见他猛的俯下身,胳膊一把搂住那人的脖子,另一只手迅速的拿掉他嘴里的烟头。


零点几秒之内红润的嘴唇和黑曜石般的眼睛在叶修眼前无限放大,随之而来的,就是柔软的触感。


一群人眼瞧着孙翔搂着那位代教官亲了一口,边上正做引体向上的哥们差点直接从单杠上摔下来。

三秒后双唇分开,孙翔起身,看着叶修微眯着眼耐人寻味的表情,搂住他的肩,转头冲杜明扬眉笑道:“介绍一下,这是叶修。”

杜明僵硬的点点头。

孙翔继续道:“我未婚夫。”

做引体向上的哥们真的摔下来了。

叶修眨眨眼,看着孙翔义正严辞的口吻,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
cp还债二合一
ps:我有努力产粮叶遥马上就生,明天要联考专业求祝福求加油~

评论(26)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