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葵

产出多狗血 偶尔写点正经的

【狗崽】《婚姻危机》3

•现代半史密斯夫妇AU
•含酒茨
•在现代发光发热的国安特殊人才和风流雇佣兵之间的五年之痒






03.


大天狗向后退了一步。


妖狐不依不饶的向前一步:“嗯?不搜吗?”

他的手被绑在前面,不然的话此时早就攀到对面那位的肩膀上了,但即使如此,他也在现有条件下不安分的摸上了大天狗制服下紧实的腹部,温热的手指隔着衬衫划过,勾起一阵轻微的痒意。

青年的脸上闪过一丝难堪:“你……”

妖狐挑挑眉,勾出一个调戏良家少女的得逞笑意,手在腰侧狠捏了一把:“身材不错。”

大天狗猛的把贴着自己不放的妖狐推开。


妖狐被毫不留情拒绝,乏味的撇撇嘴,坐到一边的沙发上去了。

大天狗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走过去:“……东西呢?”

妖狐翻了个微不可见的白眼,窝在沙发上不动。

大天狗没话找话,重复:“拿出来。”

“都说了没有了啊。”妖狐抬起眼睛:“你们要把我关在这里什么时候啊?”

“你说实话的时候。”

“我说的一直是实话啊。”

“呵。你我都清楚。"

“这样啊。”妖狐眨眨眼,突然伸手抓住了面前人的胳膊。

他抬起头对着大天狗,细长的瞳孔中闪过一道奇异的金色光芒,头顶的发间突然钻出两只尖尖的白色兽耳,接触到空气时茸茸的细毛抖了抖,妖狐笑盈盈道:“那我不承认的话,你可以帮我说情吗?”

“……”大天狗看着眼前一幕,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不能。”


-

两人相顾无言的过了一个晚上。

等第二天酒吞茨木回来的时候,十分惊奇:“一个晚上了还没拿到?你怎么回事?”

茨木眼尖的看见了沙发上趴着的妖狐,眼睛发亮迅速的凑了过去。

妖狐正放开了原型百无聊赖的趴着玩手机,兽耳尾巴脚爪全都变回了狐身样子,尾尖泛紫的大尾巴在身后晃来晃去,茨木坐在他身边,一边毫不手软的又捏又摸,一边义正严辞道:“我建议你最好快点拿出来,大天狗那个家伙无所谓,吾友的手段你是不会想体验的。”

“什么手段,你脖子下的手段吗?”妖狐可有可无的撇了眼茨木领口露出来的一小片红痕:“那我还蛮乐意的。”

茨木愣愣的摸了摸锁骨,眼睛发亮,十分得意:“是吧!吾友就算这方面看起来也很吸引人对吧!”

“……”妖狐不忍直视地转过头去:“不要摸我尾巴。”


酒吞从柜子里翻出一瓶红酒,倒在水晶杯里,走过来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完全不认真啊你,真的喜欢这个?”

“还好。”大天狗皱皱眉:“不太安分。”

酒吞笑道:“老古董,不至于吧?”他循循善诱:“我觉得配你挺好,互补,况且也还好啊,跟玉藻前比起来够安分了。”

说着,两人的眼睛一同向那边看过去,茨木还抱着妖狐的尾巴摸个不停,酒吞无奈的笑了笑,正要说话,只见妖狐笑咪咪转过头来冲茨木道:“你再摸我就要起反应了哦。”

“……”酒吞给大天狗递了一杯:“你以后给我把他看好。”


-

妖狐这类物种,对伴侣这种东西一直都是很随意的。


在此之前的数百年,他有过数不清的伴侣,最终被他亲手杀掉的有,一夜之后再未相见过的有,纠缠不清被他甩开的很多,相伴数年的也有。

他们一族从出生起天生就是喜欢让爱人死在自己的怀中,最初他未通人性,尚是个完全的妖,同样追随天性这样干过很多年,直到后来,他被一位阴阳师收为式神。

那个人明明是可以驱使他的术士,却对他保护的无微不至,人类性命有限,化为灰烬不过几十年,在那之后妖狐四处流浪,也招惹了数不清的男男女女。

——不过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你说什么?”妖狐觉得最近的日子过的有点玄幻,他只是来执行一个任务而已,这是什么发展?

“今天是周二。”大天狗看了看时间,言简意赅道:“准备一下,五天后,我们会有一场婚礼。”








*
狗子会有一个义正严辞的理由的,放心

评论(15)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