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葵

产出多狗血 偶尔写点正经的

【狗崽】《婚姻危机》2

•半史密斯夫妇au
•含酒茨注意
•在现代发光发热的国安特殊人才和风流雇佣兵的五年之痒






02

“咳。”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俊美的蓝眼青年不自在的揉了揉鼻尖。

八百比丘尼打赌,她绝对在他脸上看到了窘迫。


“还……好吧。”他最终给出了个这样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整个过程中,另一位主角都保持着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他名义上的丈夫。

她转头看向妖狐:“那你的感觉如何?”

妖狐向后靠在沙发椅上,挑了挑眉:“真的要听?”

“是的。”八百比丘尼循循善诱:“不要感到难为情,我们只是在系统的做一个咨询,性是婚姻和爱情的一大部分。”

“好吧,这是个好问题,这里只有我们,坦诚地说。”妖狐双手搭在膝盖上,放松的向后一靠:“——他满足不了我。”

大天狗又咳了一声。

八百比丘尼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她有些意外……这个答案。

妖狐摆出一张无所谓的脸:“事实如此。”说完,他津津有味地欣赏了一会儿身旁的男人黑脸又无从解释的表情,这才接着道:“不过你别误会,他的那方面,嗯,绝对没有问题,每一次我都很满意。”

大天狗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下来。

“那……”

“次数问题。”妖狐道:“你都不知道他有多……我几乎无法忍受了。”

“哦?”

大天狗皱着眉,插话:“我不觉得我们需要那么多的那种事。”

妖狐反驳道:“多吗?一天一次对我来说是至少的需要了,你知道他意愿是多少?”

妖狐深吸一口气:“如果不是我反复要求,他表示他只愿意和我一周做一次。”

他继续道:“你见过一周一次的恩爱夫妻?”

“这种事情太多对我们来说并不好。”大天狗坚持己见:“你我有很多更需要去追求的大义和完成的事情,不应该每天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些上面。”

妖狐:“你看,这就是我们的一大矛盾,他不满足我,更不允许我在外面跟人玩玩。”

八百比丘尼看着对面的两位你来我往,用手撑着下巴:“这种事情的确……除了这些,你们对互相还有别的不满吗?”

大天狗迅速接话,似乎想扳回一城:“常常出门,很晚回家。”

“但我并没有做什么,即使我已经忍不了他了。”妖狐道:“他管我管的太严,表面上看不出来,内心会很小心眼的记住所有事,再一件件跟你算总账。”

妖狐总结道:“封建地主大家长。”

这下大天狗彻底不说话了。

八百比丘尼饶有兴趣的瞧着他们,看到对面的气氛已经变成尴尬的沉默,这才再次开口。

“既然二位性格上的差异如此深刻。”她笑吟吟道:“那当初为什么会在一起呢?”


-

那当然是有原因的。

-


东京,深夜,地下赌场的某个房间。

妖狐无奈的看着自己被铐起来的双手,他即使有一万种办法弄开它,但也不敢当着这几位大人的面:“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我是在和这位先生……嗯……”

他用了一个比较好听的词语:“for one night。”顿了顿,总结道:“你们也没有理由把我抓起来。”


“装傻好玩吗?”整理帽子的白头发男人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们看不出来啊,你是妖怪吧?潜入这种地方要干什么?”

妖狐神色无辜:“难道是妖怪就没有和人上床的权利了吗?你们连这种事也要管吗?”

另一位红头发的就比较直接了,揪着他的衣口:“东西在你那?”

妖狐眯着眼笑了,眼尾缓缓勾出一个惑人的弧度,眼神一点点往下看向自己被拉开的衣领和露出的一片白皙肌肤。

茨木见此情状要发飙,迅速抱住酒吞的胳膊紧紧拽着他走远,走之前还对妖狐怒目而视。

妖狐好笑的看着走远的两人。

高大的阴影挡在他的眼前,一只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不容拒绝的捏住他的下颌,青年的脸上神情冷漠:“把东西拿出来。”

妖狐微微抬头直视他。

真是一张好看的脸啊。

他悠悠道:“已经说过了,我并不知道什么东西。”事实上被他藏在隐蔽气息的特殊口袋里。

大天狗的眼神就些微凌厉起来:“不要骗人。”

妖狐继续打量着那张脸,淡金色的泛着光泽的发丝,仿佛凝着霜雪的眸子,在看向他时却带着微不可见的一丝柔和意味,刚才他逗那两人玩的时候,明显看见这双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情绪,偏偏面上还十分冷酷,有趣。

“警官。”他突然猛的凑上去,把自己撞进男人的怀抱里,灼热的呼吸混着刻意放轻的声音:“不相信的话,你自己动手搜啊。”




*

这章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性冷淡是会被嫌弃的(不

评论(14)

热度(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