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葵

产出多狗血 偶尔写点正经的

【狗崽】《婚姻危机》1

•现代半史密斯夫妇AU

•含酒茨注意
•在现代发光发热的国安特殊人才和风流雇佣兵的五年之痒







01

大天狗是在一个任务中认识妖狐的。


彼时他正在东京最繁华的地下赌场,扮演一个来日本游玩的富家少爷,身旁环绕着扮成保镖的便衣,淡金色的柔软发丝和一双清澈蔚蓝的眼让他看上去就像个混血儿,一张俊美面孔上的冷淡神情更是凭空生出一身贵气。

“Charles——”性感美艳的女郎分开人群,站到他的身边,亲昵的挽着他的胳膊,用英文说道:“你总算来了,亲爱的,今晚想玩些什么节目?”

女性氤氲着香烟味道和香水气息的柔软体温令他有点轻微的不适,但他还是专业的忍受了。

他神情矜贵可有可无的打量了女郎一眼,冲身后挥了挥手。

右侧的保镖向前一步,‘碰’的打开手中的黑色提箱。

满箱金灿灿的金条。

女郎神色不变,眼角似乎抽了抽,并不是很适应这种行事作风,但还是做了一个欢迎光临的手势:“尊贵的客人,跟我来。”

——这并不能怪他们,谁让那位被打晕,啊不睡得正熟的大少爷平时就是这种行事作风。


等坐在弥漫着旖旎糜烂气息的华贵大厅后,两位便衣已经悄悄找机会去执行自己的任务,剩下他和其余两个跟傻子一样待在这里等着酒水招待,茨木揉了揉崩的僵死的脸,边环顾四周各种大桌前繁杂的人群,悄声吐槽:“真的好傻……”

另一个男人正在整理自己从帽檐里露出来的一些红色发尾,面无表情警告他:“茨木,这是在执行任务。”

茨木扁扁嘴,似乎不敢反抗他,过了半晌还是小小的跟了一句:“明明可以直接打进来,哼……”

“茨木。”

“……知道了。”

大天狗对身边这两位习以为常,甚至可以说视而不见,他的眼睛盯着自己交叉放在膝盖上的手背,实际上却在用仔细回想路过的每一片区域。

要拿到的东西在哪?

他用妖力磅礴无声的压在这整一片大厅,细细搜寻过所有角落,凑近那桌前时鼎沸的人声在他的耳朵里充斥,他不适的皱了皱眉,继续扫过另一片区域,没有,没有,找不到任何踪迹,这怎么可能……

一阵脚步声传来,他迅速收回神识,盯着手背的无神双眼又回归正常。

脚步声已经停下了,一个悦耳却暗含惑意的男声同时响起:“先生,您的鸡尾酒。”

他抬头看过去,是个非常……漂亮的男人。

用漂亮形容似乎不太合适——但他的确想不出别的形容词了,形容一个男人的相貌有很多词汇,比如他身旁那两位,完全可以用不同的不羁英俊和帅气阳光来形容。而眼前这个男人,解开两个纽扣露出一小片性感色气的胸膛,泛着水光的含情凤眼,嫣红的唇色,嘴角勾起的笑容,明明是属于男性的好看,但确实只能用漂亮来形容。大天狗看着他脖颈下一节白皙精致的锁骨,一时间竟有一种既想把他身上制服彻底撕开又想把他衣领紧紧扣到最上面的冲动。

他没说话,穿着服务生黑白制服的男人似乎有些不解,又勾起一个礼貌温柔的笑容,用英文重新说了一遍:“先生?”

大天狗看着他,挑了挑眉,从托盘中接过高脚杯,用日语道:“你叫什么名字?”

服务生很简短的表达了一下对他其实会日语的愣神,眼里却没任何特殊情绪,道:“观月。”

“哦。”大天狗可有可无的应了一声。

服务生轻轻鞠了一躬,转身走开了。

大天狗看着他又带着同样的微笑走向下一位客人的步子,指尖敲了敲手里的酒杯壁。

茨木蹭着沙发凑过来:“你刚刚那是什么表情?看上人家了?哇,不会吧,千年性冷淡竟然……”

红发男人皱了皱眉:“你没看出来?他身上有妖气,掩藏的很好。”

“看出来了。”

他露出一个饶有兴味的笑容,心想:小狐狸。


-


妖狐是在一次要把他气到半死的接活里认识到大天狗的。

“如果你不怕我把你从26楼扔下去你就再说一遍。”妖狐说:“你们没搞错?说真的?让我去勾引那个不知道跟多少胖老板上过床的女人的情夫?就算是勾引那个女人也好?我都不嫌弃她不是美丽可爱的少女!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也没有什么用。”布置任务的人冷酷的拒绝了他的抗议:“其他人都有自己的分工,只剩下这个最重要的位置,别人来大家都担心会中途打死人,这种出卖色相的时候还是需要你的。”

“去吧小观月。”他道:“哦,别忘了,这是你驾驶执照上的名字。”



于是妖狐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他先是打晕了一个今天值班的服务生,扒光了他并且扔到了一个路过的房间里,这种地方的服务生不计其数且常常更换,不会有太多检查。他勤勤恳恳的工作了半个晚上,收获了无数并且包括一个疑似混血大少爷的惊艳目光——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但妖狐就是觉得肯定如此,然后终于等到了那个一路混到老板娘的女人的小白脸情夫的出现。

此时这个男人正急不可耐的把他压在墙壁上,带着酒气和男士古龙水味的身体迫切的挤压着他,妖狐环抱着他的脊背,悲哀的想,他也有要向男人出卖色相的一天了。

“呃……不、慢点……”妖狐攀着他的脖子,在情夫看不见的地方面带嫌恶的发出呻吟。

“美人儿……”男人掰过他的脸,不知廉耻的调笑:“你真是太迷人了……”

门外突然响起了房卡插进来的声音。

妖狐和情夫在卧室,正是平时情夫和那女人在这地下赌场里住的房子,是用妖狐把那男人哄的晕头转向的代价才换来的进入。此时这男人脸上一片惊慌失措,捂着他的嘴迅速跑进了里间浴室。

“你在这里藏好。”说完,男人就飞快的整理仪容,作出一副正要睡觉的模样,揉着眼睛迎了出去。

外面传来两人粘腻的说话声,妖狐打量四周,寻找着一切可能藏着东西的角落。

找机会不如上天给运气,据可靠消息,那东西就被藏在浴室的某个保险柜里。

等那男人跟女老板拥抱亲吻告别后,妖狐早就把浴室翻了个底朝天,保险柜根本奈何不了他,看上去完好无损,里面价值千万的宝物早就到了妖狐的手里。

好样的。妖狐暗想,干完这票,回去一定要找个美女来犒劳自己。

情夫再次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被翻得杂乱无章的浴室,一瞬间显出一丝怒意,但在看到坐在浴缸边上,衣衫半解一脸得意又无辜的妖狐之后,表情完美的转换成了无奈和面对美人的纵容:“真是的,不至于这么吃醋吧?”

男人心里暗爽,又过来搂抱妖狐,妖狐心情正爽,也就随便他去,就当最后让这男人心情愉悦够了,然后。

杀了他。

两人从浴室跌跌撞撞的转出去,妖狐被男人压在客厅沙发上,看着桌上扔着的两张门卡,心里暗翻了一个白眼,男人在他身上一路往下,解开了他的皮带扣,凑上去亲吻那个地方,妖狐配合的发出一声令人血脉贲张的呻吟,指尖生出尖利的爪子,眼看着就要插进男人的脖子里。

碰!

门被狠狠砸开,妖狐迅速收起了爪子,男人惊慌呆滞的趴在他下身转过脸去。

“——都有谁在?”来人是一个金发蓝眼的俊美青年,他身边的两个男人手中分别举着一把枪:“不许动!”



-


"所以,你们的初次认识,就是这样?"


“没错。”妖狐百无聊赖的玩着自己的衣角:“认识过程就是这样。”

大天狗皱着眉,神色难看:“为什么我在你的回忆里只有简单的几句话,那个人你倒记得这么清楚?你还惦记着他?”

“我这是正常回忆好吗?”

“呵。”

妖狐愤恨的揪了一把衣角。

如果有能重来的机会,他绝对,绝对不会,听信茨木的话,来这个听起来就很傻的什么现代妖怪情感调解婚姻咨询专家这里来解决所谓感情问题——谁知道他上次的满意是不是他单方面的满意,他跟酒吞待在一起什么时候不满意!妖狐根本都不相信这两位会有双方面的矛盾!

大天狗伸过手来掐了一把他的腰,妖狐怒目而视,大天狗正经道:“好好听人说话。”

“咳咳。”被他们忽视个彻底的对面那位这才再次开口:“也就是说,两位初识的过程,其实是大天狗大人对您的一见钟情,然后……”她把捉奸两个字咽下去:“再次偶遇?然后你们就在一起了?”

妖狐没有回答,大天狗中规中矩道:“没有,后来还经过了很多波折。”

“这样啊。”美丽的年轻女性点点头,敲了敲手下的桌面。

“那么二位前来,请问你们的感情是出了什么问题?”她并不觉得对面这两人的表现像是没有感情。

“有。”回答的还是俊美的蓝眼青年:“我们的感情在长期接触下产生了很多问题,比如说他太……风流,经常以此为乐,我无法忍受,我们还有很多观念不合。”

“这样长期下去。”他皱了皱眉:“我很担心我们的感情会遭到无法挽回的损坏。”



啊哈,看出来了。八百比丘尼眼中闪过一丝揶揄。

漂亮的年轻男人,随时随地散发着引以为傲的自我魅力,真诚又惑人,性感又可爱,狐妖的魅力真是令男人女人都难以抗拒。而另一位,容貌同样出众,看起来就稳重安静的多,有这样的恋人,对伴侣有更忠诚的要求和控制欲也不足为奇。

“好的,我清楚了。”她冲二人微笑:“这样,真诚回答,如果给婚姻打分的话,1-10,你们分别给什么分数?”

“……8分。”

“你呢?”

妖狐暗自翻了个白眼:“1分。”身边那位瞬间瞪过来,他纠正道:“好好好……呃,7分。”

“好的。”她继续道:“那么接下来我们来了解一些婚姻中的基本问题。”

“——你们的性生活有多频繁?”




评论(17)

热度(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