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葵

产出多狗血 偶尔写点正经的

All of me 3(前男友梗,瓶邪簇邪三角)





3

那天的聚会,在那一帮当初的老同学里,我的变化应该算是最大的。


关系比较近比较熟悉的那几个人,其实都没怎么变,热情洋溢整天里忙着和一群人打好关系的做了公司的部门经理,每日带着同事到处去送礼塞钱,喝醉了就敲着桌子骂难伺候的政府官员拿了便宜还要卖乖。著名的大美女嫁了个人好又有钱的金龟婿,快三十了比当初记忆里的模样还要精致三分。
除了开始讨论工作、家庭、生活这些事情,那群人还是当初的那群人。
只是在慢慢成熟,慢慢变老。
当时一个宿舍的舍友,几年来我忙着吴家的事也没怎么联系过,逮着我就拽着不放了:“你小子,啊?刚毕业那时候还好好的呢,过了两年就整个不见踪影了?怎么着,回家接手生意了就连我都不联系了?我告诉你我可不管你是不是什么,把这杯喝了!……”
我有口无言,没法跟他说,只能跟着罚酒。
我怎么告诉他我那段时间情场失利家里又出事?只能坐那不动。
某位女同学在一旁起哄:“哎呀吴邪几年没见越来越帅了嘛,哪像当初,那么呆。”
“对啊,还记得吗,当初小秦给你递情书,你竟然问人家这是什么意思,哎呦,小秦那张脸,我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哦?”有人凑过来:“还有这回事?那他俩咋没成呢,你不行啊吴邪,小秦那多好的妹子。”
“嘁,他整天跟张会长混在一堆,哪来的心思谈女朋友啊,哈哈哈……”
也不知道他们是有口无心还是故意起哄,总之我是没话反驳了。

人一喝多就容易出事,幸好这几年我酒量练的不错。
毕竟我已经犯过一次错误了。

当初我跟张起灵分手,闹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我也真是傻,以为求就能把人求回来,其实怎么能不清楚姓张的做了决定的事情我再掰也掰不过来,只是不甘心罢了。
我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他。


那时候我跟他住的那间小房子,有一面墙贴满了我跟他的各种合照,是刚搬进去的时候我仔仔细细布置的,张起灵这个不解风情的闷棍子,面无表情问我做那些干嘛,我就勾着他的肩膀说,你看啊,咱两以后经常拍一些合照,坚持上个几十年,到老了,还能看看年轻时有多帅是吧。
那时候的幸福到了完全不必在乎对方反应如何的程度,仅仅是一个人的行为也足够自己回味,何况有天晚上我半夜摸起来发现身边没人,悄悄走出去,结果看见张起灵曲膝坐在地板上,正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些照片看。
我那时只在心里吐槽他闷骚,即使后来明白了那深夜里的眼神的意义,也自我催眠道只是你多想了而已。

其实说起来,我跟他真正在一起了的时间,不过一年有余,还比不上我跟黎簇的三年,可这个人带给我的所有记忆,都深刻的刻在了我的灵魂里,路过我们一起的走过的街道,一起去过的城市,仍旧时时刻刻都能回忆起他。
当初从国外传来那个人去世的消息,我看见我深爱的人,眼中一瞬间万念俱灰。

后来,他离开我一段时间后,我发觉我再也忍受不了,不管不顾的冲去找他,次次面对空无一人的房子,有次坐在花园里整整一日一夜,也没有等到他回来。
三叔管不住我,最后还是二叔找到了我,抬手就是一巴掌,跟我说家里最近的事,让我不要再气我爸妈,好好学习接手家里的事情。
再后来,我从朋友那等到了他出国的消息。
还有带给我的一句话。
他说我爱你,等我。
我相信他的确是爱我,那时甚至因为这句话而感到欣喜和希望。不管怎么样,他说了他会回来。


然后就是整整五年。


没日没夜的思念打败了我,想起那些过去,想起他淡然的样子,想起他高潮时候的表情,想起他偶尔的微笑。
想起那天晚上他注视照片的眼神。
自欺欺人的安慰和工作已经没有办法再缓解我内心的痛苦,我开始喝酒,开始和工作上的伙伴一起出去寻欢作乐。然后我遇见了黎簇。
那段时间我和黎簇发生了很多次关系,有时是醉了,有时是醒着。我没给他任何承诺,他也不管不顾,逐渐慢慢侵入我的生活。
我想我也应该结束一个人的等待了。

然而三年后的今天……我却收到了我当年日盼夜盼的这句话。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