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葵

产出多狗血 偶尔写点正经的

All of me 1(万年不变前男友梗,瓶邪簇邪三角,狗血,虐)


You are my end and my beginning


1
回杭州的路上,我靠在车窗边,安静的思考人生。
天又凉了,初秋的温度也让人不得不穿上薄外套,距离聚会间大家口中的“那些年”,也足足过去了十年。
十年了。

如果有人提前告诉我,这次聚会竟然他也会来,我打死都不可能由着班长三番两次的催就跑去见一堆多少年没联系了的老同学。
喂?吴老板?……怎么着,如今发达啦,就连老同学都不愿意见见啦?
到底还是耳根子软,让他激两句,竟然我也就去了。
——早知现在,当初任由他再阴阳怪气十句我都不会往北京挪半步。

手机还在手里捏着,一打开屏幕,就能看见清晰的数十个未接来电。
是黎簇打来的,刚才在酒席上就契而不舍的一遍被我挂了一遍就又来一遍。酒过三巡,该聊的聊过了,该炫的也炫完了,整个席上我一路沉默到底,这帮人也大多都清楚我当初的那点事,顿时不怀好意的纷纷跟着起哄道:“哎呦,是哪个小情人啊,总不会是嫂子吧,这才几点就查岗啊……”
不用猜我都知道我那一刻的神情,就像仿佛被人抓包的偷情男女。其实没必要的。黎簇明明是我正儿八经盖过戳上过床的男朋友,公司里大家私底下认定的我的伴侣。
可是我那一刻的表情绝对只有窘迫和心虚。因为我那一瞬间,第一反应就是去看他的脸。
那双黑沉沉的眸子看着我。
他没有躲开,手指间夹着红酒杯,神色淡淡的,安静的看着我,那张脸,这个人……
只要他再多看我一秒,再有一秒。
我的酒意就会让我做出不可挽回的事。
我恼怒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吴邪啊吴邪,这都多少年了,怎么能连一点进步都没有?

窗外的景物在暗沉沉的天色下迅速而朦胧的飞逝而去,这些年的时间也从我眼前飘过,有时候我真的会想,离开他这么久,于是连最初的撕心裂肺的痛苦,我都不大记得了。
我明明可以做到更好的,他回来了,据说也小有成就,我们可以拾起过去的友情,做朋友也很好,起码可以正大光明的注视着对方,或许偶尔还可以小聚,喝喝酒聊聊天。至于那些复杂的甜蜜的痛苦的回忆,想起来也不过是徒增难堪罢了,忘掉最好不过。

可是小哥,直到现在,看着你注视我的视线。
我都仍然觉得,你爱着我。
手机屏幕再一次亮起来。
我深呼一口气。
我一定是疯了。

评论(1)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