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葵

产出多狗血 偶尔写点正经的

【原创】暗恋(少女心人鱼邪vs高冷哥 除夕贺文 短篇)

.
吴邪,一条人鱼,雄性。

风流倜傥,放荡不羁。

但是......最近有了一点,青春期的小烦恼。

是的,小烦恼。

他爱上了那个海岸上看护神像的守卫。

每当灿烂的日光从地平线上升起,吴邪都会摆动着尾巴从深海里灵动的游到沙滩边的浅海区,冒出有着长长的卷发和尖尖耳朵的精致面孔,悄悄的注视附近有没有人看见到他,然后再躲到那块大大的岩石后,等待着守卫的到来。

虽说大家都知道有着人鱼的存在,但是毕竟这个族群还是十分珍贵的生物,母亲告诉过他,尤其要躲着那些贪婪的人类。还不是一条成年人鱼的吴邪似懂非懂,但还是听从母亲的话,一直把自己藏在岸上的人看不到的地方。

不过守卫不一样,吴邪想。

阳光渐渐的从地平线走到了海面上空,沙滩远处慢慢走来了一个身着盔甲,拎着一把长剑的年轻人。

他慢慢的走到离那座半截都埋在沙子里的神像边上,坐下来,看了看四周,垂着眼睛不动了,不知道是不是在睡觉,手里却紧紧的握着那把长剑。

吴邪在岩石后露出一个头,心花怒放的盯着沉默又好看的年轻人。

爱上守卫是一个意外。

那时候守卫还不是守卫,也没有这座神像。吴邪是听另一条雄性人鱼说的,岸上的两个国家打起来了,原因是一群渔民在海滩上发现了一座神像,石头上有人脸酷似他们顶礼膜拜的一名女神。崇拜神明的两个国家在这个不属于任何一位国王的海滩上发现神像的事情上产生了矛盾,继而产生了争夺,以及战争。

拿着长剑的年轻人率领着军队和邻国就在这一片广阔的海滩上打起了战争斗。

吴邪那时候就躲在这块岩石后和两个伙伴一起看着人类争斗,这对于它们和平的族群来说实在是很无法理解的一件事情。

年轻人的国家赢了,金色的沙滩被染成了深色。

看完了结果,伙伴们纷纷摆动尾巴重新向深海游去,吴邪却盯着那个年轻人,眨眨眼睛不动了。

剩下的士兵们都离开了这里,年轻人却撑着剑一动不动的坐在满是鲜血的沙滩上,沉默的,一动不动的。

半响,他站了起来,将几十个还能找到的完整身体一一拖到不远处的一片地方,用长剑和手挖了一个大坑。将他们都埋了起来。

做完这些后,他走到了神像边,用长剑指着那块神像,似乎想做些什么。

最终他又放了下来,沉默而安静的在海边坐了一晚。

吴邪也看了他一晚。

他觉得这个年轻人,似乎需要一个拥抱。

不过,吴邪沮丧的看了看自己在水里的下半身。自己并没有办法走到岸上像心里想的那样做。

神像深深埋在里面没法拿出来。从那天以后,年轻人就变成了神像的守卫,这片海滩也变成那个国家的领土,吴邪也有了一个新爱好,每天摆着尾巴从深海游到这里来,看看年轻人,有时候一会儿就走,有时候能看大半天。

今天也是这样。

什么时候才能给他一个拥抱呢?

说不定那时候就不会再天天想着要来看他了。

可是没有腿的话也上不了岸啊。

吴邪想到这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能不能...让守卫发现自己,然后让他过来浅水区呢?

反正守卫那样子的人类,肯定不会对美人鱼做什么的吧?

吴邪给自己打了打气,深呼吸一口,先从浅海区往海里游了游,灵活的在深蓝透彻的水中翻滚了几圈,长发在水里飘散,一群只有小水藻大的小鱼从他的身边穿过,发出一阵细微的嗡鸣。

他从水面上跳了起来,尾巴上的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个漂亮的跃起后重新落入水中,随后摆动尾巴从海底穿过,慢慢来到浅水区。

嗯,他还不忘给自己做了一顶水草和珊瑚枝编成的草环。

也许今天他就要迎接他人生中第一个和人类的拥抱了也说不定。

人鱼来到了浅水区,发出了一声悠远的鸣叫。

守卫被惊醒了。

吴邪一只手撑在浅水下的沙子上,觉得,他好像有点害羞。便用纤长的手指不停的绕着自己的长发,尾巴也不安分的轻轻拍打着水面。

人鱼族是很美的吧?但守卫会不会觉得他和人类长得不一样,很奇怪呢?会不会不喜欢他的尾巴?会不会觉得他不会说人类的语言很不好呢?可是他可以听懂啊。

他这样想着,就抬头希冀的看向守卫。

却看见守卫皱着眉,很生气的盯着吴邪。

吴邪有点茫然,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半响,年轻人那着长剑走了过来,吴邪一缩,他又停下了脚步,沉默了一下,将剑放到了地上,再向这边走来。

年轻人走到了吴邪的身边,蹲了下来,对吴邪说:"为什么要走出来?"

吴邪张了张嘴,茫然的看着他。

年轻人有些无奈,又开口说:"人鱼在浅海是很危险的,你在岩石后边待一待就行了,出来不怕被猎人抓住吗?"

吴邪摇摇头,脸色通红,守卫原来知道他每天都来岩石后面吗?他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啊?

他又想起了自己原本的想法,眼睛亮了一下,伸手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动作,兴奋的鸣叫了两声,冲守卫抿着嘴笑了一下。

守卫没有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动作。

吴邪委屈的收回了手。

守卫突然伸手抱住了他。

吴邪在这个属于人类温度的拥抱下全身都处在一种奇异的感觉下,等守卫松开手后,好奇的盯着他看个不停。

年轻的守卫逆着光,对吴邪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随后垂下头来,在美丽的人鱼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吴邪愣了愣。

整个身体都好像在水面下开始发烫,他眨了眨眼睛,迅速的掉头一头栽进了水中,激出了很大的水花,随后快速的摆动尾巴向深海游去。

他想,也许明天他可以获得人生中属于人类的第二个拥抱。

评论(11)

热度(66)